亚博取现出款安全快速

左手私募,右手LP,“不差钱”的工业富联靠投资“出圈”?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10-07
html模版左手私募,右手LP,“不差钱”的工业富联靠投资“出圈”?

代工厂龙头工业富联近日风头正盛,其就在宣布做LP之后,又悄然在天津成立私募公司。事实上,早在2007年工业富联就开始在股权投资领域布局,截至目前投资项目多达99起。以投资“出圈”背后,工业富联正面临着转型难的问题。

前脚刚刚宣布做LP,工业富联后脚又马不停蹄成立了私募公司。

4月15日,环球老虎财经发现,代工厂龙头工业富联成立私募公司弘懿投资。值得一提的是,在成立私募公司前,其还宣布公司作为LP认缴兴微基金基金份额98亿元,出资比例99.99%。

而早在2007年,工业富联就开始在股权投资领域动作频频。其最为出彩的一个项目是,以2.716亿港元认购了阿里2.9%的股份,直至清仓共计套现10.52亿美元。

对阿里的投资只是工业富联诸多项目中的冰山一角,天眼查显示,据不完全统计工业富联的投资项目已经多达99起。

投资界收获甚多,可回归工业富联的主业,其却面临着转型难的问题。四年前上市时提出的转型目标,目前来看收效甚微。

消费抱团“新宠”

苹果代工厂做私募

“A股最豪企业”再次引发关注,继工业富联豪掷百亿元做LP后,又在天津成立了私募公司。

4月15日,环球老虎财经发现工业富联在天津成立了私募公司弘懿投资。

天眼查显示:该私募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其经营范围包括以私募基金从事股权投资、投资管理、资产管理等活动。

不过,该私募公司暂未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

从股权结构来看,该私募由天津国富新联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工业富联共同持股,持股比例分别为51%、49%。

资料显示:弘懿投资目前主要有4名人员,分别为郭俊宏、庄宇、刘杰、周海伦,其中郭俊宏为董事长,其还是工业富联的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庄宇为私募公司的实控人。

就在其成立私募后,有媒体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工业富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计划利用原有资源与被投企业之间开展业务联动,或将在半导体、新能源汽车方面进行产业布局,目前已有相关项目规划。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工业富联成立私募前的两周,其还发布公告与智路资本签订协议,公司作为LP认缴兴微基金基金份额98亿元,出资比例99.99%。

工业富联的投资版图

实际上,工业富联在股权投资领域早有动作。

其在股权领域中最声名赫赫的一笔要追溯至2007年。

根据公开信息,2007年,工业富联母公司鸿海集团作为基石投资者以2.716亿港元认购刚在香港挂牌上市的阿里巴巴2.9%的股份,彼时每股价格为13.5港元。

后来,随着阿里崛起,鸿海开始抛售手中的股票。比如,在2019年郭台铭曾经两次抛售阿里股票,合计抛售超350万股,套现金额为6.7亿美元(约52亿港元)。

翌年10月,美股阿里的股价突破300美元的关口,郭台铭更是高位套现。

具体来看,在2020年10月9日,鸿海精密在向交易所提交的文件中显示,旗下子公司富士康创投控股公告处理阿里巴巴集团630,000股ADS(即5,040,000普通股),每股ADS交易价格以295.84美元计算,总交易金额达1.86亿美元。

两周后,鸿海精密将仅剩的63万股ADS抛售,成交均价每份310.684美元,交易额近1.96亿美元。

也就是说,鸿海精密从最初的2.716亿港元(约2.3亿元人民币)入手到2020年10月份共抛售约10.52亿美元(约70.3亿元人民币),由此郭台铭获得了30倍的丰厚回报。

阿里只是工业富联投资历史中的一个缩影。

在2007年之后,工业富联的投资动作逐渐频繁。从2016年起,工业富联的投资动作不再是个位数增至17起,并在2017年达到19起来。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工业富联的投资项目达99起。

▲ 图片来源:公开信息整理

其投资的公司不乏市场中的明星企业,比如旷视科技、小鹏汽车、宁德时代、百世集团、滴滴等,并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从投资领域来看,工业富联投资布局全球,包括 3C 智能硬件、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科技出行、工业设备、机器人等。

多个项目遍地开花也为工业富联带来了不少的收益。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工业富联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61亿元、3.19亿元、9.79亿元。

苹果难“啃”

在投资领域如火如荼的工业富联难以掩盖转型困难的事实。

2022年3月,工业富联给出了一份亮眼的年报。其在2021年实现营收4395.57亿元,净利润超200亿元,利来国际最老牌

然而市场上对其担忧者不在少数。

工业富联在2018年拆分自富士康科技集团,并创下A股最快过会纪录。在当时,5G、智能制造概念兴起,工业富联也一度受到追捧,吸引了众多资金的注意力。不过业绩依赖代工,也让其饱受诟病。

即便是在上市后的4年,工业富联也依旧为未能摆脱对苹果等厂商的依赖。资料片显示:其主营业务为通信及移动网络设备、云计算及工业互联网;主要产品有网络设备、电信设备、通信网络设备高精密机构件等。

其中,核心产品为通信网络设备与云计算设备,比如路由器、服务器,主要客户为Alibaba、Amazon、Apple、ARRIS、思科、华为等品牌商。

也就是说,工业富联的两大主营业务通信及移动网络设备以及云计算均与代工有关,而这两个板块的营收增长处于停滞的状态。数据显示:2021年,上述两个板块的也营收分别为2589.66亿元、1776.94亿元,同比增幅仅为1.95%、1.36%。

更雪上加霜的是,市场上关于苹果砍单的消息层出不穷。

3月份,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美国苹果公司(AAPL.O)计划今年第二季度下调AirPods耳机订单量,预计全年减量超过1000万副耳机;同时下调智能手机iPhone SE系列产量大约20%。

当月28日,苹果分析师郭明?也在社交媒体发文称,由于苹果新款iPhone SE需求低于预期,因此将其2022年的出货量从2500万-3000万台下调至1500-2000万台。

显然,工业富联也意识到苹果难“啃”,一方面是因为其砍单,更大的因素在于果链内卷加剧,工业富联作为代工厂,优势并不明显。

Ictime首席分析师刘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2021年因为缺芯和缺料,苹果考虑成本问题,对一些可替代性强的供应商进行了压价,而技术有优势的供应商则赚得盆满钵满。

或基于此,其在年报也透露了转型之路,要横向拓展产业布局,在半导体、新能源汽车、元宇宙以及工业互联网领域牢牢把握机会,开创第二增长曲线。

不过,早在2018年工业富联在上市之初,就便确立了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双轮驱动的转型发展战略,其跨界的主要业务也集中在工业互联网业务体系中,然而该板块在2021年营收仅为16.85亿元,占据总营收的0.3%。

责任编辑 | 黄海